温州大学口述历史研究所
首页 学术动态 研究所简介 研究所章程 研究人员 学术活动 科研成果 电子通讯 图书资料 网站链接 留言板
   
学术动态
 
寻访“赶大营”:一路艰辛一路乡愁
[ 编辑: 温大口述历史研究所 来源: 城市快报 时间: 2015-03-02 阅读: ]

近日,西青区“赶大营”博物馆的成立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集到“赶大营”这段历史上来,而就在去年,由天津市口述史研究会、天津市西青区政协编纂的反映当年天津商人“赶大营”创业的著作《丝路泮商——“赶大营”资料汇编》一书问世。自2009年至2012年,“赶大营”历史专业委员会与西青区政协组织专家学者,三次赴新疆,一次赴内蒙古,开展实地调查,进行口述采访,天津文史馆馆员方兆麟便是此行专家组成员之一。“赶大营”商贸活动始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到今年正好是140周年,方兆麟和其他寻访成员一起将当年“赶大营”鲜为人知的史料和文史线索整理成册,为我们留下一段珍贵翔实的史料遗存。


  寻访:只知人流路线不知物流路线,对研究津商“赶大营”是不完整的,这也是此次学者们寻访的重要内容。


  方兆麟回忆,天津政协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征集天津近代史料,一直以租界史料、工商史料、北洋军阀史料等为重点,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史料征集面扩大,学者们渐渐接触到杨柳青人“赶大营”的事迹,被其中的故事所吸引和感染。为了完整还原那段津商创造的辉煌历史,2009年,在诸多部门的支持与协助下,学者们追寻当年“赶大营”的货运路线,寻访“赶大营”后人,将津商艰难创业的故事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


  清代“大营”泛指军营、军队,“赶大营”就是追随军队,为军队提供后勤服务。以往有人认为,“赶大营”不过是杨柳青人挑着小篓随军去新疆做些小买卖,此次到新疆实地考察后,方兆麟认为,杨柳青人“赶大营”前后持续了六七十年之久,在新疆产生了巨大影响。“赶大营”恢复了古丝绸之路,并将其向东延伸,从渤海之滨一直到新疆以至中亚地区,成为第一个从沿海到中亚的亚欧“大陆桥”。“赶大营”商旅之路把沿海地区的先进理念、文明传入边疆,为新疆的经济文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方兆麟介绍,津商“赶大营”进新疆的人流路线因有“路单”是比较清楚的,不过当年很多津商进入新疆后效仿京津铺面形式各自选址进行建设,取吉利店名,挂上招牌匾额,一改“打地摊”的旧貌,并开始自京津采购日用物品和杂货充实店面,在这个过程中,其大规模贸易路线因缺少资料而不知其详。只知人流路线不知物流路线,对研究津商“赶大营”是不完整的,“这也是此次学者们寻访的重要内容。”方兆麟说。


  艰辛:寻访“赶大营”之路仍可看到当年驿站的遗迹,有的驿站名为“连赶三”,意为星夜兼程连走三天才能到达该处驿站,可想当年人们行路之艰难。


  按照曾经的口述史料,津商运货依靠的是驼队,而说起津商“赶大营”,有南、北、中三条线路,其中中线是经内蒙古草原往来津、新两地最主要的货运路线,内蒙古阿拉善盟自古便是从中原进入新疆和青海的必经之路。方兆麟等曾赴内蒙古阿拉善盟寻访,他说:“据阿拉善盟的老同志介绍,中线又分北线和南线。北线自巴彦淖尔进入阿拉善盟境内,沿中蒙边境南部西行,经居延海之北,绕狐狸山向南,再向西过甘肃马鬃山、明水进入新疆,或去乌鲁木齐,或经巴里坤去奇台、伊犁。南线自巴彦淖尔进入阿拉善盟境内,横穿金阿拉善左旗、右旗后向西北渡过额济纳河后向西北到石板井,然后西行到马鬃山与北线会合,进入新疆。”据一些老人回忆,当年在额济纳河畔商队不断,有时一次就有三四百甚至上千只驮货的骆驼经过,这条线由内蒙古归化去往乌鲁木齐满载需七八十天,空载40天左右,比绕河西走廊节省三分之一的时间。


  “当年货运之所以选这条路,一是因为这里人烟稀少,土匪也少,比较安全,而且关卡少,节约运输成本;二是有水草,驼队可以在路上获得补给。”在寻访中线线路的过程中,方兆麟一行人曾穿越从内蒙古阿拉善旗到额济旗大约480公里的无人区,他回忆:“进入无人区之前的最后一站,所有的车都在加油,而且为了省油,我们把车上可以丢弃的东西都卸了下来,那时是5月份,沙漠很热,但是行经这段路时我们连空调都不敢开。”就在公路边缘,他们仍可看到当年行旅落脚驿站的遗迹,那些驿站的名字非常有特色,如“苦水”,又如“连赶三”,其意思是星夜兼程连走三天才能到达该处驿站,可想当年人们行路之艰难。“我们穿越的这段无人区只是‘大营客’征途中的一段路,包括我们去新疆途经玉门关附近的戈壁滩,满地碎石子,连一只鸟都看不见;还有新疆奇台附近风化的岩石形成的雅丹地貌,真犹如它的名字一样是‘魔鬼城’,当年‘大营客’就经过此地,要跨越多少艰辛可想而知。”方兆麟说。


  思乡:冬天没事干的时候,他们会出来耍社火,有高跷、秧歌,引得当地人纷纷来观看,娱乐活动是津商排解乡愁的最好方式。


  从渤海之滨到天山南北,从随军商贩到商界翘楚,杨柳青的“大营客”创造了一个个中国商业史的奇迹。新疆有这样的说法,当年“赶大营”是“三千货郎遍天山”,方兆麟认为,三千人虽说是概数,但足以说明“赶大营”对新疆的影响之深。


  据寻访中定居在乌鲁木齐的一位“赶大营”后人皮先生讲,他曾做过粗略统计,如果从第一代“大营客”算起到现在,至今已繁衍到第六代甚至第七代,后人现在在新疆应有60余万人之众。“新疆惠远城在清末被称为‘小天津’,许多津商在此开店。在惠远城参观钟鼓楼时,同行的西青区政协副主席胡友刚无意中听到一个做生意的女孩子打电话带有杨柳青口音,主动打听下得知,那女孩子果然是‘赶大营’的后人。”方兆麟回忆,在新疆的日子里,一些“赶大营”后人告诉他们,祖辈到新疆后为了不忘故土,让自己的后代保持说家乡话的习惯,由于“大营客”在新疆影响愈来愈大,久而久之,杨柳青话成了当地的“普通话”。


  “有位‘赶大营’的后人说,天津人曾在新疆创造了二百多个第一,其中大多与民生有关。”在寻访过程中,方兆麟一行人遇到了一位世代种菜的杨柳青人。杨柳青人到来之前,新疆人除了会种洋葱、胡萝卜、土豆和番茄外不会种植其他蔬菜,杨柳青人到达新疆后开地引水,暖窖育秧,菜园子经营越来越大。“那位种菜老人对我讲,冬天没事干的时候,他们还会出来耍社火,有高跷、秧歌,引得当地人纷纷来观看。”娱乐活动是津商排解乡愁的最好方式,也为当地百姓了解外界打开了一扇窗。


  直到今天,提起天津当地人依然有不一样的感情。方兆麟回忆:“寻访过程中,一次我在呼和浩特火车站候车,有位新疆老人问我是去天津吗,我说是,他说他也去天津。老人来自新疆阿克苏,去天津大胡同买鞋、买包回当地卖。我问他为什么去大胡同上货,他说他们熟悉天津也信天津,天津的货在当地很受欢迎,因此他每年去三次天津。”当年的“大营客”虽早已作古,不过当地人对天津的这份友好与信任是他们在新疆留下的最珍贵的遗迹。

2015-03-02

http://epaper.tianjinwe.com/cskb/cskb/2015-03/02/content_7248371.htm

打印此页】【关闭本页
通知公告 更多
《口述历史实务工作案例研...
2015年東臺灣口述歷史研習...
温州大学口述历史研究所开...
第二届中国公众(公共)史...
活动预告┃历史嘉年华2014...
图书资料
我的博客
国际口述历史论坛
国际口述历史协会
美国口述历史协会
英国口述历史学会
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温州大学口述历史研究所 地址:浙江温州高教园区温州大学人文学院(325035)
电话:852-577-86590273;13868821295 电子邮件:yangxiangyin@yahoo.com.cn
博客:http://blog.sina.com.cn/oralhistory